2019年6月23日 星期日

始計篇 第一

孫子曰:兵者,國之大事,死生之地,存亡之道,不可不察也。故經之以五,校之以計,而索其情:一曰道,二曰天,三曰地,四曰將,五曰法。

道者,令民于上同意者也,可與之死,可與之生,民不詭也。天者,陰陽、寒暑、時制也。地者,高下、遠近、險易、廣狹、死生也。將者,智、信、仁、勇、嚴也。法者,曲制、官道、主用也。 凡此五者,將莫不聞,知之者勝,不知之者不勝。

故校之以計,而索其情。曰:主孰有道,將孰有能,天地孰得,法令孰行,兵眾孰強,士卒孰練,賞罰孰明,吾以此知勝負矣。將聽吾計,用之必勝,留之;將不聽吾計,用之必敗,去之。

計利以聽,乃為之勢,以佐其外。勢者,因利而制權也。

兵者,詭道也。故能而示之不能,用而示之不用,近而示之遠,遠而示之近。利而誘之,亂而取之,實而備之,強而避之,怒而撓之,卑而驕之,佚而勞之,親而離之,攻其不備,出其不意。此兵家之勝,不可先傳也。

夫未戰而廟算勝者,得算多也;未戰而廟算不勝者,得算少也。多算勝,少算不勝,而況無算乎!吾以此觀之,勝負見矣。
戰爭是國家的大事,關係人民的生死,也關係到國家的存亡。不能不細心研究和慎重考慮的,所以要從五方面來比較、核算、探求其事實。第一是治道;第二是天時;第三是地理;第四是將領;第五是紀律。

「道」,所謂治道就是要使人民,和政府之間具備共同的信念。人民和政府才能同心協力,同生死、共患難而不怕犧牲。 「天」,天,就是指晝夜、晴雨、晦明、寒暑等。各種天象變化及氣候變化,及時間的限制力與機動力。 「地」,地就是指道途的遠近。地形的險易,地勢的廣狹,以及易於逃生或不易於逃生的地形。 「將」,將是指帶兵打戰的將軍,必須具備的條件。才智、威信、仁愛、英勇及嚴肅等素養。 「法」,法,是指軍隊的編制,紀律賞罰、軍需補給等等。

這五方面的事情,作為軍官的都不能不深入了解,能正確了解的,便能打勝仗;不能正確了解的,便不能打勝仗。所以要從各方面來比較計算,探求其事實,然後自問。誰的政府能使全體軍民同心協力;誰的將帥具有才能;誰得天時地利;誰的法令能貫徹實行;誰的軍隊強大;誰的兵士訓練精良;誰的賞罰公正嚴明。從這些比較之中,便能預知誰勝誰敗了。

戰爭是詭詐多端,鬥智手段千變萬化的行為。有能力,故意裝作沒有能力;要用兵,故意裝作不要用兵。欲攻近處,故意做出遠攻的姿態;欲攻遠處,故意做出近攻的姿態。或以小利引誘敵人;或在敵人內部製造混亂,再乘亂攻擊。敵人充實無弱點時,全力戒備;敵人實力強大時,暫時退避,故意挑逗敵人使其發怒,故示卑弱使敵人鬆懈;敵人安逸時,設法使其疲於奔命;敵人團結時,設法離間分化。「攻其不備,出其不意」,是用兵致勝的秘訣。但戰爭乃千變萬 化, 必須靈活運用,戰爭未發生前,先在宗廟裏計算,比較敵我雙方的優劣。如我方所佔的優勢多,取勝的機會便大;如我方所佔的優勢少,則得勝的機會便少。精詳計畫,可以打勝仗;不精詳的計畫,不能打勝仗。何況沒有計畫呢?我們用這種方法去觀察,勝敗是可以預知的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