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1月11日 星期五

隋棠去年12月分享老三Olie出生的喜悅,當時只分享兒子頭好壯壯、讓她生完像「瘋婆」

隋棠去年12月分享老三Olie出生的喜悅,當時只分享兒子頭好壯壯、讓她生完像「瘋婆」,產後約1個月,她才分享這次的生產經驗,直搗結論:「我真的太。輕。敵。」生產過程足足花了16個小時,讓老公Tony形容:「看了一場慢速的彷彿無止盡的凌遲。」隋棠也說自己躺在產檯上「只有絕望兩個字可以形容」。
隋棠以為自己會「愈生愈輕鬆」,因此這次生第三胎的事前準備相當草率,連牙刷、牙膏、保溫瓶都是在先生提醒下,才放入待產包。而她也與醫生討論,希望用最自然的方式生產,但生產過程中這個決定讓她非常後悔,並形容當時的自己「只能像一隻被魚販倒在發燙柏油路上的魚,又痛苦又絕望的翻滾掙扎。」
而Olie好不容易「冒出頭」,肩膀卻卡住,醫生竟還開玩笑:「以後可以打橄欖球。」而這個畫面也讓Tony事後直呼:「好恐怖喔!」讓隋棠很無言,最後不忘自嘲生產經驗:「我是次次不同次次有驚喜。」
隋棠臉書全文:
「不打減痛分娩」。
這是面臨將再次進產房生Olie時的唯一想法。原因無他,只是憑著生第二胎Lucy時,自己從開始感覺到痛到生完只花了30分鐘的急產經驗,加上聽過的所有生了兩個孩子以上的媽媽經驗都是越生越好生、要小心還沒到醫院寶寶就跑出來、以及醫生手套都還沒戴好寶寶已經滑壘出現在產檯等等的說法,不僅讓我莫名忘記了上次沒打無痛時有多痛,還給了我旁人都看不懂的自信(嗯~那個旁人就是大傻無誤),覺得,當時的自己都能熬過了,產痛就是那麼痛我很清楚啊,還能更糟嗎?絕對不可能更糟了啊!
結論是,我真的太。輕。敵。
我的掉以輕心從準備待產包就有跡可循,說是待產包,其實內容物只有一條羊脂膏、兩雙保暖襪,和訊聯給的臍帶血、臍帶間質幹細胞及基智碼(DNA儲存)的收集包,而且收集包還是要交給醫護人員的其實不算。後來在先生提醒下才又記得帶上了牙刷牙膏和保溫瓶。
記得進醫院那天是早上,匆匆出門前還有心情跟我媽開玩笑說不用擔心啦,等等生完就回來吃午餐了,結果誰知道整個生到了隔天早上。過程中催生已經都催到底,眼看醫生吃完了早餐又去吃了午餐,接著連晚餐都吃完了然後在產房外要嗑起瓜子了,我的產程都一直一下超痛一下不痛地緩慢前進。
根據從頭到尾站在搖滾區緊握著他自己的手(因為那當下任何體溫碰到我都會讓我不舒服所以禁止握我的手)、不敢大口呼吸(因為上次的經驗讓他知道要盡量把周圍的氧氣留給我)、也不敢多說話(因為體悟過這種時候很容易就能激怒產婦)的先生的說法,他覺得他看了一場慢速的彷彿無止盡的凌遲,而躺在產檯上的我的心情則只有絕望兩個字可以形容。原因是,產檢時多次和醫生討論的重點,就是希望可以讓我自然的、靠自己的力量生、不要有外力介入,我的醫生也是很自然派的,因此我們快速達成了包括壓肚子或產鉗、真空吸引、剪會陰等等都不要的共識。
所以在Olie終於快擠出來的最後那「極痛一小時」,邊痛也只能邊在內心反悔無助吶喊:「誰來擠一下我的肚子拜託?!快幫忙把那小子擠出來!我快崩潰了!我好像要昏倒了!」但回到現實,醫護人員除了盡力的專業的鼓勵我引導我,還是鼓勵我引導我,就像當初說好的一樣,而我只能像一隻被魚販倒在發燙柏油路上的魚,又痛苦又絕望的翻滾掙扎。
終於,在一次憋氣用力時,聽到醫生開心宣佈:「快了,看到頭了喔,頭髮好多啊!」彷彿看到一線曙光般,我用盡僅剩不多的意志力,緊接著再用力擠了兩次後,醫生果然大喊:「好了!出來了!」嗚嗚嗚終於啊~~~撒花撒花!
但,只過了大概三秒吧,才鬆了一口大氣以為解脫的我又突然痛了起來,很痛很痛又看不到自己下面的我趕忙問醫生怎麼了?是怎麼了?怎麼還那麼痛啊啊啊啊?醫生淡定的回:「啊,是頭出來了,但肩膀卡住了呢,他肩膀好寬,以後可以打橄欖球⋯」
總之,在進醫院16個鐘頭後,在我肚子裡吃好睡好整整40週的3700克壯碩弟弟,終於帶著他為了奮力擠出媽媽狹窄骨盆而骨折的鎖骨壯麗出生了!
回過神後趕緊關心一下從頭到尾站在我身邊、一向比我還緊張的Tony哥,看看他還好嗎,結果他轉頭對我說:「baby,好恐怖喔!」我想說是不是這次血也很多又嚇到他?結果他說不是:「是Olie只有伸一個頭出來在妳兩條腿間那個畫面。」
我:「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」
#真的沒有絕對越生越好生這件事
#我是次次不同次次有驚喜
#無論自然產剖腹產有減痛沒減痛都是偉大的媽媽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