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0月10日 星期三

別看廖桑平常笑臉迎人、在影壇受人敬重,私底下的他,幾乎是嚴以律己,絲毫沒法鬆懈

別看廖桑平常笑臉迎人、在影壇受人敬重,私底下的他,幾乎是嚴以律己,絲毫沒法鬆懈,他透露家中有數不清的8開大小筆記本,寫著每日自省內容及琳琅滿目的受用筆記。口說無憑,訪到一半,熱心的廖桑立刻跑到辦公室翻出幾本給大家過目,他邊翻邊介紹,「這是我在『心經』上看到的話,也有上課內容,還有拍片的一些重點。」其中一本第一頁,他大大的寫著「100年任教於北藝大電影所,不奢求成為最好的老師,但要對自己嚴厲,不要誤人子弟」,可見對自己要求甚高。
廖桑嚴以律己,卻寬以待人,認為有些事強求不來。因為歷練擁有神準眼光,通常一眼就能判定學生最適合從事的電影職務,「曾經有個學生想當導演,但我跟他說你非常適合做製片,過沒多久,他拿著電影公司的名片來找我,真的當起來製片發行商。」此外,他今年幫劉若英剪接電影「後來的我們」時,也跟劉若英說過,妳這部一定會賣破3億人民幣(15億台幣),也會入圍今年金馬「最佳新導演」,結果全兌現。
廖桑的電影路並非一蹴可幾,曾有倦怠期,改去學貿易,但隔沒半年,又被人找回電影圈,這才恍然大悟自己對影像有多熱愛。廖桑說以前一個月就剪數十部戲,謙稱:「因為當時中影只有我一個剪接師,搞得好像我很會剪一樣。」而去年7月至今已剪20多部片,其中還不包含工作之餘幫忙看的作品;各類片型幾乎都剪過的廖桑,還是有不願剪的罩門,他說:「專門嚇人的血腥驚悚片我不會接。」直呼:「那是假的嘛,而且我邊剪邊嚇自己多難受。」
對於渴望從事電影剪接的後輩建議,他謙稱沒有要領,最重要的是要有「意志力」和「決心」;時常在大陸、台灣往返教書、交流的廖桑,發現當前大陸與台灣新一輩創作者心態差很大。他指出,大陸這些年有許多「歸國」子弟,每年約莫50位新導演竄出,電影風格也日漸多元、創意不輸台灣學子,最大的差異是,由於大陸競爭太激烈,導演每回出手就是抱著必死決心做到最好,而大多數台灣電影界新人相較安逸許多,廖桑說:「作品一擺出來就知道啦,大陸的就讓人驚艷,台灣的就清湯如水。」雖然廖桑非指所有人都是如此,卻不諱言大陸電影來勢洶洶,盼台灣創作者能引以為戒,也希望未來能出現華人圈好萊塢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